菜单导航

散文诗朗诵:遇 见

2020-08-11 12:55:04 作者:神马文学网 来源:神马文学网

净手焚香,坐于案前,怀着虔诚的心翻开一页页书,烟飘渺,人恍惚,遁在历史的浩瀚长河中,漫无边际地游走。世事裂变,沧海桑田,山水迢迢间我竟然与她们不期而遇在一首首灿若繁星的诗歌中,一阕阕艳如落花的词曲中,一段段清凉如水的文字中。她们的喜怒哀乐、身世悲欢,如同轮回了几生几世的花种,至今还在无我无他地盛开。

散文诗朗诵:遇 见

“乱花渐欲迷人眼”,她们是《诗经》里一个个地位低下的女子,是大汉唐朝的班婕妤王昭君薛涛李季兰鱼幼薇,是大宋朝的李清照严蕊唐婉朱淑真,是元朝的管道升曹妙清,是近代的张爱玲林徽因三毛……这些女子在历史的重影下交叠辉映,她们或勇敢坚贞,或妩媚动人,或清丽脱俗,或率性可爱,或清冷疏淡……历史因这些出彩的女子而活色生香,多姿多彩。与她们相遇有种幽微馥郁的心境,她们就是深沉的夜空中耀眼的繁星,惊艳到我与她们电火石花般相遇的霎那,有“人生若如初见”的欣喜激动。我是何等幸运在诗词歌赋文章中遇见了她们,时光的界限已经模糊,从此后,那些曾在千年的光阴中辗转流浪的女子,在我心中摇曳着、拘束着、自在着、委屈着、繁盛着、寥寂着。
(一)易安居士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散文诗朗诵:遇 见

我第一次遇见易安居士的《声声慢》时,整个人完全沉浸在她凄苦的情境里。“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一层又一层寒意袭卷身心!身冷也就罢了,可心冷又兼黄昏细雨,独自怎生得黑啊!十六七岁的我正是多愁善感的年纪,常拿来这首词描摹,不经世事,却一唉三叹,怎知易安居士正在忍受失去挚爱,遭遇“国破家何在”的凄凉!原本她是快乐的,“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活脱脱酒醉女子的憨然妩媚叫人看了欢喜;她是幸福的,“绣面芙蓉一笑开,斜飞宝鸭衬香腮。眼波才动被人猜”,羞答答被宠女子的娇态令旁人羡煞!可世事无常,不给她一个圆满的结局,让她后半生颠沛流离。然而她并没有被尘世的惊涛骇浪湮灭,家破人亡的哀痛摧毁。“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南宋倾危,与那些醉于“西湖歌舞几时休”的宋代后人相比,虽然她自身潦倒,但忧国忧民之痛比男子还强烈。上下千年岁月,既才华横绝又胸怀家国的出色女文人仅易安一人矣。

散文诗朗诵:遇 见

风住尘香花已尽。李易安,无论你在哪里,待走完沧桑人生,我们终将看到你风清月朗的面目,有幸相聚在历史的某个时刻,心酸而窃喜!
(二)三毛
喜爱三毛没有之一。爱她的特立独行、潇洒、浪漫、勇敢不羁,更爱她自由烂漫率性的灵魂。如果说易安的才华和才情让我惊叹,敬佩无比,对她只有仰望与膜拜。可三毛呢,仿佛她就生活在我们的身边,她是尘世中一个平凡的女子,带着烟火气,可并没有一丝俗气,让人易生亲近之感!她孤身一人天涯羁旅,去寻找她梦中的橄榄树。她在撒哈拉沙漠里自由地行走,把别人眼中枯燥艰辛的日子过得绘声绘色,充满异域风情。变化莫测的沙漠因了三毛至情至性的描写,在世人眼中逐渐变得狂野温柔,牵挂了多少人心向往之呀!

散文诗朗诵:遇 见

与三毛最有趣的遇见是一场梦缘。也许读三毛入迷的缘故,有一次睡梦中,三毛与荷西竟然跑进我的梦里!一只昏黄的日光灯高高地挂在一根电线杆上,下面照着一个溜冰场。荷西绅士地拉着三毛的手,邀请她一块溜冰。三毛爽朗地大笑,开心地像个孩子,笑声回荡在整个溜冰场,震荡着我的耳膜。三毛,真希望这笑声能一直延续下去,陪你执笔天涯,恣意潇洒。可敏感脆弱的你终究没敌过一个情字!三毛,你的笑声依然在时空中回响,从台湾到大陆,从欧洲到非洲,至今依然滞留在三毛迷们的心间。感谢你留下如玑如珠的文字,那些从文字中滴落出来的如金似玉的情感穿越滚滚红尘而来,让我明白一个人真实率性而活是那么生动可爱!三毛,在天堂里和荷西一定要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