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菜单导航

(sk-vision.com)小可属于中型犬

2022-03-15 12:26:39 作者:神马文学网 来源:神马文学网

把小可带回家,一进门,她就把家里所有的地方都巡视了一番,我跟在这个滚动的绒球后边,好奇地观察她。转了一圈后,她抬头认真地看着我,四目相对,我有点不知所措。突然想起她有名,叫小可,就耐心地跟她说了一大堆人话。她萌萌地听了一会儿,在地上尿了一泡尿。我有点为自己的矫情感到不好意思,就绷着脸告诉她,以后要到卫生间尿尿,并按照朋友教的方法,把她的尿涂在放置在卫生间的“狗厕所”上,然后给她安置了饭碗和水碗。她气呼呼地喝了一通水,又在门厅的地上尿了一泡。本想在先生下班进门前把小可训练好,看来是不可能了。而且,她还固执地把狗厕所当作自己的床,我花了“大钱”买的狗窝,她连碰都不碰。听天由命吧,我不知道我那位有点洁癖的先生能不能容下她。

先生一进门,小可从她的厕所窝上连蹦带跳跑到了门口,先生一愣,接着由衷地赞叹:“好漂亮啊!”他蹲下身,想抱小可,小可也毫不知羞耻地用她被口水打湿的肉下巴蹭先生的腿。无需我再说什么,我知道小可用她的可爱赢得了这个男人的心。

儿子在杭州上大学,他婴儿期的样子太遥远了。狗狗的生命一般是十年,也许是生命短暂,她们成长的速度是惊人的。实话说,两个月的小可比两个月时的儿子进步要快得多。短短一周,除了依然固执地把狗厕所当床之外,她知道应该到哪里喝水吃饭、应该到卫生间里尿尿拉臭臭,而她的“厕所床”已经被我堂而皇之地放在了门厅。

那个时候,她只是我的玩具,晚上下班,抱着她玩会儿而已。单位忙,又赶着筹款买房,顾不上想她。直到有一天我们发现她的一只前爪受了伤,带她到附近台湾人开的兽医院,院长告诉我们,那受伤的爪子是小可自己啃的,因为她寂寞,而且如果不关心她,还会发展成抑郁。小可竟有人类的情感!再端详,那双三角眼里竟有无尽的情意。难怪她每天坐在阳台前,等着我的车拐过前面的楼角,然后热切地跑到门前恭候,门一打开,她就扑过来要我抱,如同久别重逢。她就像一个婴儿依恋母亲一样地依恋着我。老天爷,我给自己找了个大包袱,从今以后,我要向对待家里的一口人那样来对待她了。

那只受伤的小爪子,成了我心里的“底纹”,不管多忙,总在心里隐隐晃动。一切事情似乎也受了它的摆布。原来我的办公室绝对不许野猫进来,现在只要我不在,野猫们竟然堂而皇之地享用我的椅垫,我买了猫粮,每天早晚洒在院子里,供它们享用。语言已经是多余的,野猫在我面前袒露着肚皮恣肆地晒着太阳,我的世界突然宽泛了起来,我的视野已经从花草,看到了在泥土下为花草松土的蚯蚓;从树上的秋果,看到了啄食它们的鸟雀。本以为是静止的东西,原来都是活的,知冷知热,知疼知痛。我看到了无边无际的庞大的生命队伍。有时半夜难眠,为的是那些在凄风苦雨中挣扎活着的小生命。

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在雨后捡拾马路上的蚯蚓,把它们送回松软的土壤,我拯救了无数的蚯蚓、蜗牛,让它们避免了横死车轮的命运。

小可4个月大时我们搬到新家,她在每个房间都留下了尿,宣示自己的领地。人类的小孩子开始学说话的时候,总是自称名字而不是“我”,宝宝要,宝宝好……当他们在2岁多会用“我”这个词,说明已经有了自我意识,此后便有了“私心”。看着小可满屋子尿尿,证明她才四个月大就有私心了。据说狗狗的生命速度是人类的7倍,四七二十八,正是孩子会说“我”的岁龄!

我曾经在宠物医院仔细观察过主人和他们宠物间的性情关联,我看到:混球主人拽着混不论的狗蹦着进屋;斯文主人后面,跟着迈小碎步的狗狗。啥人养啥玩意,所以我们很重视对狗女儿小可的教育。我们不许她大声叫唤,不管遇到什么情况,可以表达,但不许大声;我们要求她用摇尾巴表示欢迎和再见,客人告辞,要送到门口,这些她都做得很有教养。但实话说,我们这样的教育让儿子吃过亏,也让小可受过苦。儿子与小伙伴发生冲突时,会按部就班地从说道理开始,待忍无可忍地自卫反击,早就挨了不少拳头。有次我们带小可下乡去玩,好奇的她慢悠悠走在乡村路上,突然窜出一条恶狗抱住她就咬。我们把恶狗赶开后,小可嘴上流着血,委屈地吭哧着,当时我们就反思了教育理念的再次失败!

7个月后,小可从一个憨乎乎的可爱“绒球”,长成了一个浑身充满荷尔蒙的肉肉的“憨姑娘”。院里大大小小的公狗们,似乎都觊觎这个与它们长相不同的异性。怕被小流氓欺负,我们不得不每次带她出去都带个小棍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