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菜单导航

中国诗歌报散文诗创作室第153期作品优选合集

2021-12-29 23:39:03 作者:神马文学网 来源:神马文学网

文/雪花(内蒙古)

初尝枇杷,辩识人间滋味。枇杷无言,枇杷却不忧伤。弹进肺气,畅通血脉。“枇杷树树香”,恍然入心理。

“东园载酒西园醉,摘尽枇杷一树金。”没到过江南,不识枇杷。一次偶然相逢,便注定一场酣畅淋漓的交汇。幸与枇杷初识,是在南宁人民公园,粗壮小乔木的黄褐色枝丫之间,果实错落有致五星状地点缀着。那一树枇杷果,如娇柔善美的江南女子,满目含羞,发散着阳光之气。

枇杷无声,枇杷有期。声声慢处,一树山水,一树菩提。

碰过暗礁,抵达明亮,通经理气,让心肺舒畅。任风雨过后,彩虹依旧。

诗意的日子,一定是一颗枇杷蕴含的芬芳。

因对枇杷的钟爱,对夏天突然生了顿悟。一切缓慢芬芳的驻守,正如一树枇杷的忧伤 。懂得的人,正在从山水之间走来,声声慢,声声促。渐进浅秋之年的人,正在越过逐渐茂盛的夏天,从一颗枇杷开始修行,包容人间酸甜苦辣各色滋味,直到与自己达成和解,把一切匆匆时光,在绿苔里安放成静默的枇杷。

【晴岚读诗】: 对于这种词牌名式的命题写作,其实是考验写手功底的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尤其是散文诗会比较不好把握。我们如果不仔细审题,要么会把文章写成类似辞赋的体裁,要么就抓不住重点。雪花老师的这章《枇杷声慢》在我自己的阅读认知下感觉还是很不错的,文章通篇没有华丽词藻的堆叠,而是先用“味觉”入诗,引出“枇杷树树香”,接着引用宋代诗人戴敏《初夏游张园》中的“东园载酒西园醉,摘尽枇杷一树金。”并贯穿视觉传递给读者如江南女子般娇媚温润的枇杷,且感悟到“诗意的日子,一定是一颗枇杷蕴含的芬芳。”,进而得出“……渐进浅秋之年的人,正在越过逐渐茂盛的夏天,从一颗枇杷开始修行,包容人间酸甜苦辣各色滋味……”。全篇文章在诗意上把握的并不十分到位,但是作者首先跳出了词牌体写作的圈子,这是值得肯定的,也是值得散文诗写作者学习借鉴的。作者动用自己的“眼耳鼻舌身意”循序渐进娓娓道来,通过自己与枇杷的一次交集从而体悟到人生就是与自己的种种达成和解的过程。当然,文章如果在遣词造句上再深入完善,会使文章变得更好。

二,精华作品

1.花落的路口

文/奉献(山西)

有谁,留意到那声轻轻的花落音节,亮晶晶的露,为她披上一层闪亮的装饰,尽管夜是那么漫长,落花的馨香,依然粉粉的张扬着那份自豪。

因为,凋谢是个动词,这片葱茏的大地,换一个季节,都会从渴望里长出延续生命的种子,展示轮回中的坚韧。

希望花开永恒。落下的花朵,与我相逢在同一个路口,解开你我心房上的锁,抚平陌路的心痛,珍惜这场生命的美丽。

不去寻找隐藏在途程上的预兆,只在乎时光划过的声音。残叶与落花都是一种不舍,属于另一个方式的绽放。如果细细品尝,那酸和甜滋味里苦涩的呐喊,才是人生经历的亮点。

花落的路口,只愿,能够驾风,去往心中想去的那个山峦。

2.花落的路口

文/夏天(江苏南京)

谁说,你已远去,我分明听到了花落的声音。

泥土深处,有黑暗,有纵横的路口,也会有丝丝光亮。

放纵之人,只顾采花,不愿与远处的人儿把酒言欢。

路口,行左或行右,总是在徘徊间,分不清花海及行走的方向。

我们看见,紧紧扎起的栅栏,寂寞无声。

无法冒犯沉睡的光阴,开启点点滴滴的记忆,花花绿绿的时光。

沉醉的路口, 落花似流水,无人收集。

酒醉心明,你会洁白如雪,你会飘飘洒洒。

我会永远记起你,花开花落的春秋冬夏。

落花无意,路口有情。

3.花落的路口

文/老石匠(江西)

五月,随风飘来的牡丹香浓,朵朵绽开的笑靥如美人般婷婷玉立,引无数男女老幼争相拍摄,留下倩影回味;芍药不甘示弱,艳丽华贵,花开成为粉色紫色的海洋,蝶舞蜂绕;玫瑰比不上芍药牡丹艳丽,但她极尽重彩香艳,高雅的气息自有她的风彩;黄蔷薇灼灼的浓情,金灿灿热情奔放,如黄蝶列队在枝头,振翅欲飞,独特的香甜使人微醉浅沉;怎能少了槐花的淡雅清香,那一树树一串串如白玉般的花朵缀满枝头,让沥青路为花道。早晚每每沉迷于花香中岁月静好,心生出流年酝酿的醇香,五月的香甜敲打在心田,让每一朵花开在心间,幸福在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