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泸山大火中殒世的19名扑火英雄和他们的最后一刻

2020-11-17 05:18:19 作者:神马文学网 来源:神马文学网

3月31日0时56分,吴明香突然接到了丈夫张明福的电话。

“我们被大火困在里头了,肯定出不来了,你好好的,照顾好自己,把娃儿带好,我要去追前面的弟兄们了。”

电话那头,丈夫语气急促。吴明香还没来及细问,电话就挂断了。

她心里一下子慌了,赶紧又拨回去,没人接,接着打,还是不通。未曾想,这段只有十几秒通话成了丈夫与她的诀别。

3月30日下午发生在西昌泸山的这场森林火灾,截至4月3日,明火已经被扑灭。

宁南县森林草原防火专业扑火队18名队员和1名向导却永远消逝在了那场汹涌的大火中。

只有上山前留在大巴车上的18个背包,完整地回到了他们的营房里。

泸山大火中殒世的19名扑火英雄和他们的最后一刻

扑火队营房内,前往西昌的队员或牺牲或受伤,背包被大巴车拉回宿舍。 澎湃新闻何利权 图

4月2日,在牺牲打火队员的营房里,6班队员陈顺利把队友的床铺、背包和储物柜收拾得整整齐齐。

“他们走的时候非常匆忙,几分钟就要上车,物品摆放的不整齐。”陈顺利说到这里,强忍着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再也说不下去了。

背包上还贴着每一位牺牲队员们的名字:何贵银、张明福、黄元林、钟生文、饶朝银、刘勇、曾顺富、陈文龙、樊桂伟、李洪刚、郑宏、刘军、张树伟、李天云、胡明海、刘兵、陈章华、周全生。

“西昌不怕,我们来了”

“整个城市都已经被烟雾笼罩。”3月30日下午,一名西昌市民被飘进城市的浓烟和草木灰惊呆了。有市民向澎湃新闻形容,彼时阳光透过烟雾照在人身上,“暗黄色的”。

当日,山火在西昌泸山迅速蔓延,一度威胁城区安全。

当晚7点左右,宁南县森林草原专业扑火队队长何贵银在微信群里传达了或将支援西昌的命令。何贵银吩咐队员,把灭火设备准备妥当,放在合适位置,一有通知,换好防护服、防护鞋就走。

“挎包、水壶、手电筒、急救包、防火头盔等都要带上。”他还有些不放心,又通知大家,去西昌的班级一定要背着“背包”,装好帐篷、睡袋。“防护鞋之外,再带一双胶(底)鞋。”何贵银说,“我们要带两双鞋子。”

泸山大火中殒世的19名扑火英雄和他们的最后一刻

装备室内,队员们带走部分灭火设备后留下空位,这些设备已被烧毁在火场。澎湃新闻何利权 图

算上队长何贵银,宁南县扑火队一共有81人,分成8个班。平常,两个班为一组,值班半月。西昌出现森林火灾时,恰好是1班、5班轮值。何贵银在群里布置任务时,班长们都有回复“收到”,只有6班班长刘树维没有动静。

彼时,刘树维正开车前往西昌办事,因大火后的交通管制,路上一片混乱,“堵得不行”,没有注意到手机里的消息。不一会儿,何贵银打来电话,称自己要带1班、5班上泸山打火,嘱咐刘树维安排6班的弟兄们备好装备,或会在次日跟着到泸山来。

刘树维和何贵银关系亲近,后者41岁,比他小,常唤他“刘哥”,而非“刘班长”。那通电话最后,何贵银和刘树维约定,“刘哥,我们相约在泸山山顶哈。”挂完电话不久,刘树维还往群里发了一条西昌街道的视频,告诉队友“哪里都堵起的”。

晚上8点左右,何贵银在群里通知:“所有队友都注意了哈,林业局(林草局)要求我们先去20个人,加我21个人。其他队友在家里做好准备,(若)需要增援,大家就听我的命令。”

“先去西昌支援的两个班的兄弟们,一定要注意安全”,“一定听何队指挥,安全第一”……留守的队员在群里给1班、5班的“战友”打气。收拾装备出发时,有人拍了一段视频发到抖音上。宁南县委宣传部转载了这段视频,配文写道:“整装待发,宁南21名专业扑火队员驰援西昌,逆行英雄,最美男儿!”

泸山大火中殒世的19名扑火英雄和他们的最后一刻

两名留守队员守在营房

和往常一样,赶赴火场的队员会和家人“打个招呼”。

晚上7点过,廖帆(化名)接到丈夫樊桂伟电话,说“要去西昌打火”。

“我们能怎样呢?不能说有危险就不让他干,只有支持,让他多加小心,平安回来。”廖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