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菜单导航

(hkjiale666.com)到郎汉家 用一粒粒稻种被训去的野性长成 《诗经》里的蒹葭苍苍 稻花伏在蝴蝶的翅膀上 把藏

2022-03-20 15:56:23 作者:神马文学网 来源:神马文学网

《红豆》2021.10-11:【诗歌部落】回乡偶书(组诗) | 于小尘

2022-03-16 16:47 来源: 梦圆江南

原标题:《红豆》2021.10-11:【诗歌部落】回乡偶书(组诗) | 于小尘

回乡偶书(组诗)

■ 于小尘

于小尘,女,广西作家协会会员,南宁市作家协会理事。有作品在《中国诗歌》《广西文学》《红豆》《散文诗》《诗潮》等刊物发表,入选多种选集。曾获第十五届叶红女性诗奖,全国各大比赛数十个奖项。著有长篇小说《孤岛》、 短篇小说《雷夏》《花开半夏》《桑西》、中篇科幻小说《唐》《湮灭》,院线电影文学剧本《唐卡》。数字作品《双人房 单人床》《深海之爱》等已在辽宁电视台影视频道播出。

草木青

故乡的灯盏已熟透

隐喻未来的词语被柔韧的植物

洗出芬芳的诗句

那些没有向岁月弯腰的旧物

从石头里取出青春

流水向前。一封陈旧的家书

被光阴淬出痛感

寄宿在风雪里的草木

都是时间在一页宣纸上

敲碎的另一个我

墨迹。泼在尘世镜面上的花蕊

骨头里的众生

给人间的春暖花开,找到新的宿主

像无处安放的灵魂在夜里

分离出皎洁

母亲把一片晴空种在树下

水龙头代替了那口老井

而井水,一直跟随我走在他乡

舍去芳华的肉身,在荡起的波澜里

洗去了硬度和苦涩

一场雪,落在诗经里

复活了泥土的深邃

古村笔记

蝴蝶在旧庭院扇动风暴

一座明清的城池,沿着土地的纹理

退回《水经注》里的村庄

一片旧瓦暗藏的玄机

被战争挑亮眼神

冷兵器穿过起伏的城墙

从辽阔的天空通向一个家族

最辽阔的往事

石头围起的谜面,用一株向阳的植物

锁紧了大地深处苍老的眼神

一截飞檐,从静默的词语中

遇见少年的自己

母亲的声音,越是轻柔

越像理想中的黄昏,把我携着沧海

所蕴藏的人间,摁在炊烟里

每一块石头,都是长在血肉里的骨骼

每一个我都是被搅碎的词语

沿着水径酝酿月光。流云。尘土

遮住面容的屋舍

在一道闪电里褪掉红妆

取出悲伤,陈列为感性的村庄

照片中凝固的笑脸

不仅仅是泥土的哲理

也是繁衍春天

母亲倾听过的一生

父亲喝过的那碗茶水,已淌成

《诗经》中去向远方的河流

而我摇醒树影里藏着的月光

远离故土

把彼岸种在去往天涯的路上

让一滴露水复原成光阴

炊烟,或者人间

安静的时辰。黄昏侧身挪过

谷物和灶火之间滚烫的词语

落下来,再升上去

——天空和泥土撑起的人间

被一缕一缕地喂饱

越来越圆润的乡音在母亲

给我的信中,有灯火

也有星空:落在体内的河流

把母亲填在灶膛里的眼泪送进

我能看到的月亮上

这些年,营养不良的村庄

变得落落大方

像祖宗沧桑的面孔里

涌动的春意

而瘦小的母亲,把我的乳名

埋在一碗米饭里

蝴蝶和沧海

第一朵稻花盛开的水田

都是挂在沧海上的一叶白帆

稻米在人间繁衍成简单的诗句

叫醒蝴蝶从对岸扇动翅膀

仿佛用一万年光阴

呼唤一位老人

他穿过我身体,天地就明亮了

他穿过我翻开的片牍

被默念一次

稻谷就长成一季

而鸟和稻谷都是这片土地

不可回避的往事

鸟所承担的命运,像星河

来到人间

点亮文明的火种

从鳌山坡,到郎汉家

用一粒粒稻种被训去的野性长成

《诗经》里的蒹葭苍苍

稻花伏在蝴蝶的翅膀上

把藏了一万年的秘密揭开

连同植物根部埋着的光阴的枯骨

在风雨和苦难中

扛成肩膀上的磅礴

一碗米饭。一杯新酒

是春风捧给大地的明媚

在清明的人间

蝴蝶让命运一年年丰满

踏响河流和土地,带走苍耳

火焰。月光。闪电

凝固成的石器

——我把火种藏在身体里,返回故乡

老屋

绵延的风骨,一片片宽恕

倒伏于尘土的命运

我的童年老了,像洗去颜色的血

青砖和灰瓦吐尽一生的锋芒

老屋只剩下死去的烟火

三百年悲欢搅动着血脉和夕阳里

被光阴压弯的影子

我的记忆

不断滤出旧物之外

卑微的农耕情怀

如果凝视泥土,我仅仅是一枚独行的草籽

被风带去远方

找到自己就要面对老屋,初见母亲时

使用的句式:在镜中的月亮荡漾着

一直跟随着我虔诚的目光

我在寻找自己

他们在围观历史。旧事从瓦沿上

滑落。只有我童年时收集的

一杯月光,愿意交出青梅竹马的模样

房梁下黑色的燕子用内心的白

淘洗我。辽阔的乡音,或与土地同生

红豆杂志

红豆生南国 此物最相思

投稿邮箱

散文:hongdousw1972@163.com

小说:hongdouxs197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