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中国神话故事大全

2020-11-06 06:48:09 作者:神马文学网 来源:神马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中国神话故事大全 >> 正文

舜的故事 发布:中国神话故事 | 分类:中国神话故事 | 评论:0 | 浏览:

 

  舜原是有虞氏部落里的人,所以也叫“虞舜”。舜的父亲名叫瞽叟,是个瞎眼的老头。一天夜里,瞽叟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一只凤凰口里衔着米来喂他,并且告诉他:它是来做他的子孙的。不久他的老伴便怀孕了,生了一个儿子,名字就叫“舜”。舜长的样子并没有什么特别,中等身材,黑黝黝的面孔,一张大嘴巴,嘴巴的周围不长胡子。只有眼睛与众不同,每只眼珠里都有两个瞳子,所以他的名字又叫“重华”。舜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后来瞽叟又娶了个妻子,生了个儿子名叫象,生了个女儿名叫果攵手。

  舜在家中的处境是很坏的。父亲瞽叟是个老糊涂虫,只知道宠爱后妻和后妻的子女。后母凶狠忌妒,把舜看成眼中钉。弟弟象是个粗野傲慢自私自利的家伙。只有小妹妹软手,虽是后母所生,多少还有点少女的善良之心。舜生活在这样的家庭中,不但得不到丝毫的温暖,还常常遭到父亲的毒打。他看见父亲拿着小棍子,打不坏筋骨,就含着眼泪忍受着,看见父亲拿的是大棍子,他就只好逃到荒郊野外去,向着苍天号啕痛哭,一声声呼唤自己死去的亲娘。更可怕的是那心肠狠毒的后母,总想杀死舜才心满意足。后来舜在家中实在呆不下去了,只好一个人搬出去,在历山脚下盖一间茅屋,开垦点荒地,一个人过日子,耕田的时候,他看见布谷鸟带着小鸟在天空飞来飞去,母亲打食来喂自己的雏鸟,母子间充满了天伦之爱,再想想自己从小丧母,时时都有被后母害死的危险,不禁唱起了悲伤的歌……

  舜是有名的孝子,尽管父亲打骂他,后母想杀死他,弟弟也欺负他,可是他总是一片真心敬孝父母,爱护弟妹。他在历山耕田,每遇荒年,常暗中拿些粮食接济父母。舜还是个品德高尚、富于谦让的人。他在历山耕作没有多久,那些过去争地界的农民,在他德行的感化下,都互相让起土地来了。后来舜又到雷泽去打鱼,不久那些为抢占渔场而打得头破血流的人也争着让起渔场了。舜又到黄河之滨去做陶器,没有多久,那些粗制滥造的陶工们制作的陶器也都又美观又耐用了。舜的崇高德行感化了远近的人,大家都愿跟他住在一块儿。过了一年,他住的地方便成了村庄,再过一年,就成了一座城镇;到第三年,简直变成个小都会了。

  当时,尧的年纪已大,正在天下寻访贤人,准备把帝位禅让给他。各地的族长们都推荐舜,说他既孝顺又有才干,可以做候选人。于是尧就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娥皇和女英嫁给舜做妻子,又叫他的九个儿子和舜生活在一起,看看他是否真的有才干。一个普通的农民,就这样做了天子的女婿。转载自 中国神话故事

  《史记·五帝本纪》:“舜父瞽叟盲,而舜母死,瞽叟更(又,再)娶妻以生象,象傲,瞽叟爱后妻子,常欲杀舜。舜耕历山,历山之人皆让畔(田地的边界);渔雷泽(在雷泽打鱼),雷泽之人皆让居(占据的地盘);陶河滨(在河滨制作陶器),河滨器皆不苦窳(gǔyǔ,粗劣)。一年而所居成聚(村落),二年成邑(小城镇),三年成都(大城)。……尧帝问可用者,四岳(四方部落首领)咸荐(都推荐)虞舜曰可。于是尧乃以二女妻舜,以观其内;使九男与处,以观其外。”舜年轻时遭受许多不幸,却因自己的品德和才能做了尧帝的女婿和接班人。

  (一)

  舜做了尧的女婿,仍旧对父母孝顺如初,可是这并没有感化那班恶徒。后母见他成了家,有两个漂亮的妻子和一群牛羊,国君还那么看重他,心中万分忌妒。于是把象找来,母子俩策划了一个害死舜的毒计。象早就对两个美丽的嫂嫂垂涎三尺,所以母子一拍即合。晚上,狠婆娘跟瞎老头一说,瞎老头子心里惦记着舜的财产,也点头答应了。

  一天,象来到舜家,对他说:

  “哥哥,爹叫你明天去帮助修修谷仓,别忘了早点来!”

  正在门前打麦的舜愉快地答应了。

  象走后,娥皇和女英忙从屋里出来说:

  “不能去呀,他们要烧死你的!”

  “怎么办呢?爹叫做事,不能不去呀!”舜有些为难。

  娥皇和女英想了想说:“不要紧,去吧!我们有一件绘着鸟形花纹的五彩衣裳,是当年九天玄女赠送的,你穿上它就可以化险为夷了。”

  第二天一早,舜穿上五彩神衣,带上工具便走了。几个坏蛋见舜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来送死。心中暗自发笑。象在谷仓旁立起梯子,叫舜登上仓顶。舜见上面确有几处漏水的地方,就动手修补起来。这时象突然把梯子撤走,跟他母亲运来一捆捆干柴,把谷仓围了个密密实实,然后疯狂地将干柴点燃,大火立刻熊熊燃烧起来。

  舜在上面急忙大喊道:“爹爹,妈妈,你们这是干什么呀?”

  后娘恶狠狠地狞笑道:“孩子,送你上天堂呀!你不是要做天子吗?哈哈,哈哈……”

  象一边扇火一边说:“你上天堂后,不用挂念嫂子,我会好好照顾她们。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瞎子瞽叟也跟着傻笑起来。

  只有小妹妹果攵手没有笑,站在远处呆呆地望着。